行  为             装  置             文  章             简  历            文  献            展  讯            链  接            联  系          ENGLISH

墙之外 

理查德 · 怀恩

——在位于泰国两处的一个展览中,中国艺术家林一林挑战了所有官方屏障的合法性。

        罗伯特 · 佛罗斯特在他的名诗中写道“有一些东西,大概不喜欢墙,它要推倒墙”。这种暗示,作为一种主旨,一直贯穿于中国行为和装置艺术家林一林的作品中。出生于1964年的林一林在他的家乡广州成为了大尾象工作组的一员。其中的四个成员都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并植根于随后迅速工业化的珠江三角洲,通过他们自己策划的一些活动赢得了艺评界的关注。比如1994年在一所无人居住的房子里进行的的展览《没有空间》(No room),就旨在对于中国狂热的城市变革发表评论。(这与张洹,马六明等实验性艺术家在北京东村进行的游击活动发生在同一时期。这是艺术家们自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后首次大胆的重新走向半公开的一步。)

        在《1000块的结果》(1994)中,林一林站在一堵墙中,立刻就与这座死气沉沉的屏障融为一体,同时,相反的,这也是对它的一种活生生的蔑视。他在砖墙之间占据了一块身体形状的位置,如果有人试图拉出夹在无灰泥的缝里的纸币,这座墙看起来就会随时倒下把他压在下面。第二年,在《安全渡过林和路》中,他逐块地把水泥砖从一边搬到了另一边,穿过广州一条繁忙的马路从而移动了一堵墙。在2001年于美国纽约伊桑 · 科恩画廊表演的行为艺术《对伟大国度的想象》中,林一林穿着泳装,穿过墙上的一个缺口悬空靠着,一边做着游泳的动作一边不断把脸浸在一个水盆里然后吐出水来。这样一个动作意在唤起移民们坚持不懈的奋斗。2001年他搬到了纽约并创作了像《基本内容》这样的作品,一堵破碎的墙和几块散落的用金纸包裹的砖头;还有《我们的未来》,主角是一条巨大的石龙,半身撞击穿过一面顶部有帝国大厦模型的墙。在另一个于亚洲协会进行的不太乐观的行为艺术《一种名叫“解放”的机器》中, 林一林躺在地上, 一条腿卡进一个砖头围成的圈里, 同时一个年轻的白人

L1110012_edited.jpg

© lin yilin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