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  为             装  置             文  章             简  历            文  献            展  讯            链  接            联  系          ENGLISH

土地有眼

 潘迪特 · 禅罗差那奇

关于土地,空间,地点和人

       词源学的考察常常产生惊喜,比如对土地和空间含义的研究揭示出人类如何将自然改造得符合自身目的。因此,我们有望揭开风景、空间和地点的意义。风景(landscape)这一概念可以回溯到“景观”( landschaft)一词——它在黑暗的中世纪被用来指涉 “建在……周围是未知且不可知的荒原的耕地之上的一批民居”。1

        十七世纪末,荷兰人将这个单词的拼写略微改动成了“lanschap”,意思是“一片可以被测量员或艺术家再现为地图或绘画的土地。”其理由是当时荷兰发展到了一定程度,森林地区和乡镇之间已经没有或几乎没有了差别。在英格兰,这个单词的最初拼写被改成了“landskip”,意为 “……的广阔地带,通常是一处处可以将村庄和土地、森林和公路放置其中的辽阔乡村景象”。2  这些词语的修改产生了一种意义,即风景是人类活动的产物,被人类改造过的一部分自然。在这种意义上,某些空间成了风景,因为人类将自然改造成了他们可以居住的地方。于是我们可以看出,空间和地点的概念是不可分割的。

       人类通过圈地、清理和耕种转换和改变空间;此外,人类还利用地图、绘画和文字记录创造抽象空间。于是可能有人会问:没有人类的介入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是否还有地点、边界和空间?

        我认为,空间和地点的概念必然与国家(states)和权力联系在一起。国家干预带来对土地和空间的合法管制,而地点是由人类的感觉中枢决定的。 

IMG_0050_edited.jpg

© lin yilin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