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  为             装  置             文  章             简  历            文  献            展  讯            链  接            联  系          ENGLISH

1/18

XX亿零一个

1998,广州,香港,苏黎世,伯尔尼。行为,4天

​伯尔尼美术馆委约创作

 

      林一林在伯尔尼美术馆展出的作品由四个部份组成,在主厅的门口,它用转头堆砌的一堵只留下艺术家本人身影为空洞的砖墙,堵住了直进大厅的通道。墙的转头间夹着中国货币,表示在中国南方飞快的城市扩展过程中所投入的资金,也暗示着由此而引起的国内货币滞留。艺术家本人的形象第二次(这次是作为实体)出现在一幅同人大小的、被剪成人形轮廓并贴在硬纸板上的照片中。这个自我复制品的边上挂着一系列记录性照片,让我们看到林一林在二天之内将自己的贴着“安全检查”标记的复制品经过安检处、海关和托运处带到了苏黎世机场,再搬运到伯尔尼美术馆的行为。在作品的另一部份中,林一林将毛泽东、邓小平与江泽民有关计划生育的语录用中文和德文写在主厅的大墙壁上,在这一长行文字的前面拉着一条由他自己阴毛连结而成的细线,以干扰观众在读语录时的视线,使他自身第三次加入进了他的作品。门厅中的六架电视屏幕上放着他让不谙普通话的香港人用普通话朗读有关计划生育文件的录像,其声音的效果通过技术操纵被异化成一堆杂乱的音符。显然,林一林作品的四个部份都以自我身份的丢失或赢得为主题。一个独生子女的社会将来会是什么样的面貌?经济上(“发财!”)与政治上(“加入党的行列!”)的不同口号的矛盾将导致什么样的结果? 

​——伯恩哈德·菲碧赫

© lin yilin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