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  为             装  置             文  章             简  历            文  献            展  讯            链  接            联  系          ENGLISH

在CCAA的访谈 

艾未未:能否结合您的作品谈谈您的艺术发展经历?

 

林一林:我觉得在1991年所做的第一件作品,已经是很成熟了,这同我做艺术的方式有关。我习惯于思考,多于在工作室迮行各种试验,而逭些思考是建立在对艺术史的兴趣上。我在美院学的是雕塑专业。每次做堂上作业的时候,不管是画素描或是做泥塑,我总觉得很难驾驭自己的双手。我经常处于一刹那的兴奋状态,而难以保持完成持续一周的堂上作业的平稳心态,我不具备雕塑家的耐性。但从雕塑的训练中我得到了对三度空固的感受,这是从绘画训练中难以达到的。这影响了日后我的装置作品,空固的因素起了很大的作用。另外,建筑的元素在我的作品中明显的存在。其实在学生年代一直对建筑艺术有极大的兴趣,所以我的作品从一开始就同重量和体力挂上钩。不过这些形式的因素仅仅是作品的躯壳,我并不太喜爱复杂的形式或形式里复杂的关系。在这些简单的形体背后,我花很多的时间去思考每件作品存在的理由。我记得80年代在中国的艺术批评中很喜欢使用“原动力”一词,我经常饱受这一词的“毒害”和折磨直到现在,因此我很难做―些轻松的作品。对艺术史的研究使我从文字的历史中感受到每―个大师的“原动力”的重要性,只是到后来这个词被过于溢用而失去了光彩。另一方面,在一个讯息高速碰撞的年代,,“原动力”所需要的环境消失了。现在我们所要做的似乎是把作品迅速投入社会,去刺漱人们过度疲劳的大脑中枢,那么―件好的作品就成了一道新的兴奋剂。

艾:您如何看待中国当代艺术和西方当代艺术的关系?

林:中国当代艺术和西方当代艺术的关系,就如同中国当代社会和西方当代社会的关系一样密不可分。很多非此即彼的文化区分越来越难,我们迫不得已走向一个求同存异的时代。当某一个国家今天说克隆了一头羊,几天后另一个国家宣布克隆了一只猪;今天爱滋病在非洲大陆肆虐,据说明天中国很快将要成为爱滋大国。在这样一个时代,不同地区的人们面对的是越来越一样的生活方式,如地铁、高速公路、快餐食物和网络等等。那么,艺术作为一种交往方式,已没有办法摆脱现代生活对它的影响。 科技和商业在资本主义全球发展的情形下, 开始横扫

\

forever01_edited.jpg

© lin yilin 2018